氧化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奢侈品代工厂加速移出中国

发布时间:2021-01-21 17:20:31 阅读: 来源:氧化铁红厂家

奢侈品代工厂加速移出中国

随着中国人力成本等多种综合成本的上升,国内奢侈品代工企业被倒逼着转移出中国或在海外设厂,这一趋势呈现出日益加剧的态势。业内专家认为,这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对我国就业形势造成一定的挑战。而要将奢侈品留在中国,发展自有品牌才是根本出路,然而,我国奢侈品自有品牌从企业实力和市场环境而言,尚未成气候。  综合成本上升加速代工厂移出  东莞慧达手袋厂是全球奢侈品牌手袋的知名代工企业,它所承接的CO A CH品牌手袋占了全球产量的80%左右。在东莞设厂发展了23年后,2012年,这家手袋厂将代工企业又设到了菲律宾。  该公司行政总监张洁达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海外设厂并不是企业原计划的扩张行为,而是品牌商倒逼所致。“如果不在菲律宾设厂,品牌商将不断减少在中国工厂的下单。”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由于成本等优势,全球许多奢侈品品牌纷纷转移到中国设厂,然而记者日前调查发现,这一情况发生了明显改变,不少奢侈品在华代工厂加速转移出中国,最直接的重要因素在于人力成本等综合成本上升,导致原有在华发展优势日益减少。  慧达手袋厂日常需拥有2000-2500名员工才能顺利地完成奢侈品牌的代工工作。然而,近一两年来,招工难成了企业正常运作的较大障碍,而且人工工资还节节攀升。“10年前,月工资六、七百元,工人还排着长龙来找工,可现在两、三千元未必能招到稳定的熟手工。人工工资的增加直接导致产品成本的直线上升,但品牌商又不肯提高批发价,利润空间越来越薄。再加之中美关系的问题,像C O A C H等品牌商今年以来就尽量减少在中国工厂的下单,逼着我们到海外设厂,才给中国工厂下单。”张洁达称。  中山大学管理学院专门研究奢侈品课题的何云副教授指出,市场压力迫使奢侈品牌不得不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新的市场增长点。奢侈品牌商委托他国代工实现本地化生产,期盼降低的不仅是生产成本,还会考虑关税、运费、保险等综合成本。  海外设厂优势渐显  虽然到菲律宾开厂有被逼之嫌,但对于慧达手袋厂而言,却着实感觉到松了一口气。据慧达手袋厂财务总监李益民介绍,在菲律宾,不缺工,工人英语水平高,而且每个工人的工资成本比中国便宜一半,少1000多元,只是工厂要多花几个月来培训工人成为熟手。更为重要的是,关税等综合成本也大幅减少。当地政府对外国企业给予免税的优惠政策,最起码可以免交8年的所得税、增值税,而且还在关税方面能节省大量的成本。  李益民举例说,如一个3000元的CO A CH品牌手袋,批发价为1800元,每个包比中国少征收6个点的关税也就省了108元,一个月大概的产量为10万个手袋,仅关税就节省了1000多万元,十分可观。所以,奢侈品牌商积极在中国之外寻找下一个投资重地。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不仅是慧达手袋厂,一些其他奢侈品牌的代工企业也出现了在国外设厂甚至迁出中国的趋势。而慧达手袋厂出现的动向也印证了CO A CH等高层的说法。  由于受到不断上升的劳动力成本的影响,C O A C H首席执行官卢·弗兰克福特去年在一次公开场合表示,未来5年,公司将去印度、越南和菲律宾等工资较低的经济体开设工厂,目前CO A CH全球产能的85%都在中国,未来将把这一比例降至40%-50%。他明确表示,“我们已经开始将生产活动转出中国,转移至繁荣度不那么高的其他亚洲国家。”据披露,C O A C H在华销售收入一度达到1亿美元,它计划到2014年将收入提高至5亿美元,获得中国奢侈品市场10%的份额,并计划在香港上市。  奢侈品牌代工工厂加速转移出中国,除了国内生产成本上升的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当中国成本优势日益减弱时,出于对品牌尊贵感的维护,品牌商们更愿意选择中国以外作为产品的产地。  张洁达直言,奢侈品消费者对于产地有着严重的依赖性,如同样一个CO A CH的包,消费者尤其是中国的消费者,宁可多花100多元购买菲律宾生产的,有的消费者甚至一看到“M A D E INCH IN A”就会放弃购买。这也就是为何长久以来,国内奢侈品制造商对产地问题讳莫如深的重要原因:一方面,确实是在中国生产的;另一方面,往往又会因为消费者不买账,拒绝承认是在中国代工。  最为极端的一个案例是:去年,上海商人陆强欲收购控股PR A D A,PR A D A方面则以“中国人收购可能会把品牌格调变差”为由,拒绝了上海商人陆强的收购请求。陆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曾以2000万欧元并购的一家意大利咨询公司已经陆续买入PR A D A小部分股份。当他希望再收购股份成为PR A D A的控股股东时,PR A D A得知该咨询公司背后是中国人,于是突然提价,把原本只需4.5亿欧元就可买入的债权银行所持股权,提价至7亿欧元。  PR A D A公司甚至还以邮件形式发布公告称,PR A D A家族成员中,没有人将持股卖给中国商人陆强。  代工厂转移现两大特点  何云等业内专家指出,当劳动力成本这一中国最大的吸引奢侈品代工的优势逐渐消失时,代工工厂转移出中国成为一种必然趋势。目前这种转移趋势呈现出渐进和分级的特点。  一方面,渐进转移。何云分析认为,长期以来,国内产业集群效应与规模庞大的供应链仍然是东南亚等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比如,服装产业方圆50公里内就能采购到面料、配件等产品,而接到一个箱包订单后,代工企业可在半个小时内配足皮革这样的基本材料,一个小时就能配足所有的五金装饰配件。这些产业配套优势是其他承接国家尚需时日才能培育完善的。  另一方面,分级转移。业内人士认为,奢侈品生产走的是金字塔路线,金字塔顶端的产品是高端的但生产量少,奢侈品牌也会开发一些公众能够消费得起的中低端产品。此次从华转移出去的代工企业,高端产品转移生产还很难形成大势,转移出去的多是中低端产品。而对高端产品生产企业来说,国内中西部还能承接,奢侈品牌代工企业未来10年内在国内仍有一定的发展空间。  业内专家认为,代工企业从华转移的趋势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对我国就业形势造成一定的挑战,但却对调整产业结构、开拓内需市场、创立自有品牌有着积极的倒逼作用。  张洁达介绍说,给奢侈品做代工品质要求很高,对中国制造能力是一个较好的历练。如一个奢侈品牌包需要150-200个工序,而且还要做摩擦测试、脱水测试、损坏测试、拉力测试等,但一些国内品牌包只需50道工序,而且还没有这些有含金量的测试,对工人技术的提高、工厂管理的要求是截然不同的。  “目前我国奢侈品自有品牌从企业实力和市场环境而言,尚未成气候。但中国企业在从奢侈品代工的经历中锻炼了强大的生产工艺能力,为发展自有品牌奠定了坚实的产业基础。”广东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黎友焕指出。   “偌大工厂只是代工链条中一个奴隶”   ———奢侈品代工厂生存现状调查   奢侈品代工厂与品牌商之间如何利润分成?“产地效应”玩着怎样的游戏?代工厂能否摆脱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关于奢侈品代工厂的种种情况,一直以来都是神秘的话题,《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深入一些奢侈品代工厂进行探访,揭开奢侈品代工厂的秘密,这些奢侈品代工厂无不哀叹:“偌大的工厂只是代工链条中的一个奴隶!”  “利润薄得像一张纸”   “动辄几千、上万的包却仅仅赚了两瓶矿泉水的钱,利润薄得就像一张纸!”东莞慧达手袋厂行政总监张洁达一见到记者就如此坦言。而这几乎成了许多奢侈品代工厂共同的声音。   这家企业代工C OAC H、P R AD A、A R M A N I、BU R BER R Y等七八个品牌,年产160万-170万个奢侈品牌包,代工CO A CH品牌的产量在全球代工厂中名列前十,是国内十大代工企业之一。   张洁达称,做奢侈品代工的毛利不会超过10个点,代工企业维持运作下去主要靠走量。比如说,一个售价3000元的C O A C H包,我们卖给香港贸易公司120元,成本占100元,其中45元为材料成本、20元为人工成本、35元为水电租金等成本,一个包只有20元可赚。这是较好的情况,有时成本控制不好,一个包经常只赚5元人民币,也就是两瓶矿泉水的钱。   “这几年生意更难做,不仅利润微薄,世界经济的持续震荡使企业受到严重冲击。我们产品百分之百出口到香港,75%到美国,25%到欧洲。近两三年,美国市场一直不景气,美国消费者都降低了消费档次,影响了销量,从目前情况看,也看不到2013年能有好转的迹象。欧洲市场反而好一点,但多是游客带动的消费。再加上国内招工难,人手少,每个月少接6000个包的单,因人手不足又常出现交货期晚,只能空运,成本又提高了。”   在广州市番禺区一家手袋厂的总经理石达贵看来,能够保持10%的毛利已是企业控制成本、管理到位的最好结果,如果稍有不慎,10%的毛利肯定是保不住的。   石达贵分析说,一个奢侈品牌包,厂家以20-30美元结单卖出,市场的最终售价每个手袋会高达400-500美元,这其中,贸易公司起到监管作用,大概拿走10%-20%的利润,除掉20多个点的税收后,品牌商分得40%-50%的利润。品牌商靠品牌名字赚大钱,而且没有固定比例,品牌名气越大,分得的利润比例就越高,但实际上成本甚至不到百分之十。“在奢侈品的产业链中,偌大的工厂只是一个可怜的代工奴隶!”   “产地游戏只为迎合消费者”   据业内人士介绍,消费者追崇奢侈品最主要的是“产地效应”,即哪里制造生产的,这也是企业打造奢侈品的重要卖点。特别是国内一些不成熟的消费者购买奢侈品就是为了上面印着的“M adeinItaly”或者“M adeinFrance”的标签。   其实,按照各国的规定,产品在哪个国家完成了最后一个加工步骤,最终成为成品,哪个国家就是产地国。因此,奢侈品牌商们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心理,便钻这个空子:他们把材料运送到代工国,完成产品加工的大部分步骤后,再将几乎是成品的“半成品”运回国内,将最后一小部分加工步骤在本国完成。这样生产出来的产品,原产地还是奢侈品牌商所在的国家。   广东省中山市华美服装厂曾为一些奢侈品牌做过代工,该厂总经理王文良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比如一件英国品牌服装,在国内完成大部分加工步骤后,就剩下扣子没钉,拉链没装,品牌商就要求将这个几乎是成品的“半成品”运回英国,把扣子钉上、拉链装上,制成成品,再出口到其他国家时,原产地就可以堂而皇之标注为‘英国’。这种“产地游戏”既符合法律规定,又能很好地迎合消费者的心理,已成为被普遍使用的“潜规则”。   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潜规则”不仅使产品标注有了一个很有荣耀感的“产地国”,而且这种“半成品”因为没有完成最后工序,成本难以核定,因而运回本国的关税要比运回成品的关税低得多。此外,一般而言,能够被奢侈品牌相中的代工企业的工艺水平都相差不大,一般消费者是难以识别的。   王文良称,对于奢侈品品牌商而言,产品由他国代工虽然能较理想地降低成本,但其风险则在于质量管控是否到位,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则会影响到品牌的整体形象,将拉低品牌价值。所以,奢侈品品牌商对于代工企业的选择较为苛刻,不在于规模而在于工艺精,且更愿意维护固定的合作关系。   “总是被品牌商牵着鼻子走”   《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访奢侈品代工企业有一种特别明显的感受,企业主往往低调谨慎、谨言慎行,或婉拒记者采访,或强烈要求在稿件中隐去真实姓名,这一明显的特点主要是因其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决定的。   张洁达直言道:“说白了,品牌商就是生产商的‘米饭班主’,他们下单,我们才有活做,企业才有出路。我们总是被品牌商牵着鼻子走。虽然想摆脱,但这么大规模的企业,员工如何解散安置也是个大难题,一旦做上代工,真有点欲罢不能的感觉。”慧达手袋厂原址设在东莞的一个镇,后来就是因为厂房面积环境达不到奢侈品品牌商的要求,才到旁边的镇重新设厂。   一些奢侈品生产商抱怨,代工奢侈品牌没有经营活动的自主性,连零配件的供应商都是客户指定的,但一旦供应不及时造成交货期延迟,责任又全在厂家。品牌商按每批代工产品的数量配发五金配件,而一旦有一套五金配件丢失,代工企业都必须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登记后,品牌商才同意补发给生产商。“这主要是因为奢侈品品牌商对国内代工企业十分不信赖,防范代工企业利用配件制造假冒高仿奢侈品。”张洁达说。

昆明曙光医院治疗男科疾病怎么样

济宁看皮肤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

兰州治精神分裂口碑

菏泽皮肤科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