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谋算四角恋爱情故事-【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45:20 阅读: 来源:氧化铁红厂家

我在闹市区开了一家名为“浪漫满屋”的花店。每次悬挂于门边的风铃一响,便抬头微笑着对客人说,欢迎光临。

来店里的客人多是腼腆的男孩,初恋的美好全都刻在脸上。我以为,随着岁月的流逝,残酷的现实总能将内心残存的那一点浪漫掩埋。

而林安的出现让我改变了这个看法。我以为在我与他相遇之前,我们就已见过。他身上散发的气息,让我感觉亲切而熟悉。

林安推开“浪漫满屋”的门时,风铃一如既往地响起。我抬头,阳光的碎片落在他宽厚的肩上,痕迹斑驳。他眼里满溢的光好似要倾泻而出将我包围。他说,11枝非洲菊,球形花束。谢谢。

非洲菊?你确定吗?我讶异于他所要的花朵并非平日男性热衷的红玫瑰或香水百合。

他笑,女友喜欢非洲菊。脸上有深深的酒窝,好看的男人。

我从未如此妒嫉过能收到花的女子。我每将一支竹签插入一朵非洲菊的茎秆,心便一阵疼痛。

那束非洲菊比以往我所包扎的任何一束都要美丽。他高兴地将花捧在手中,你包得真好。

我粲然一笑。

林安的离去,带走了那一束灿如麦穗的非洲金菊,也带走了我震颤的心。

齐洳说我近几天眼神空洞呆滞,言语不知所云。他摸我的额头,我不耐烦地将他的手推开,对他的关心视而不见。我越发地觉得,齐洳不是我要的男人,无论长相或是性情。

呆板可靠,放在齐洳身上再妥帖不过。在同学聚会上,维亚那个时髦张扬的女人,竟不顾及我的脸面大声说,诺琦,你怎么就找了个这样的男人。将我的幻想残忍地击破。

齐洳保持一贯的作风,沉默。我说,你那位呢?也带出来看看嘛。

维亚喝一口葡萄酒,他要晚点才能来。冷淡的语调。

补妆时,遇见维亚,细看她比过去生出了些许风情,黑色蕾丝吊带裙,珠片细跟凉鞋,走起路来左右摇曳。她眉间的笑意,在我看来似有几分嘲弄。

她说,你和他不配,怎么好上的?

我扯动嘴角笑笑,缘分吧。

她笑,去他的缘分,爱情这东西靠的是技巧。她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她的恋爱秘笈。而我,不屑一顾。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谋算,除了爱情。

直到散席,我也没有见到维亚的他。维亚对于他的失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说男人嘛,永远会有意外和紧急情况。

大学4年,我与维亚上下铺,两个来自城市又一样自恋的女子,彼此惺惺相惜又互相憎恨。我们一同去看篮球赛,指指点点,一同不见天日地暗恋。

我没想到林安再次出现在“浪漫满屋”,身边陪伴的女人会是维亚。她几个月前对我在电话里兴奋讲述的男人竟是林安。

她说他的嘴唇多么性感,说她醉在他深深的酒窝里。我那本已消淡的妒意顷刻袭来,我明白了对于林安的亲切和熟悉,本是源于他身上散发着属于维亚的味道。

现在,我亲眼见到了维亚的他,我日思夜想的林安。维亚明目张胆地向我炫耀她的幸福。一时间我找不到合适的言辞。

林安尴尬地说,这是我的女友维亚,上次你包的花她很喜欢,她一定要我带她过来看看。

维亚说,一来就猜到是你的店。诺琦包的花就是与众不同的清丽。

我说,维亚,不要这样夸我。

一旁的林安云里雾里,你们俩认识?

维亚不答林安的话,拉着我说,今晚一起吃饭吧。带上你的齐洳。

那一夜,齐洳的话有些多,说渴了便喝酒,喝得越多说得越多,满脸通红,双眼熠熠。我和齐洳相识一年有余,不曾见过他侃侃而谈。可对于维亚,他却说了超过一年对我说的话。

那个晚饭到最后演变为,我和林安像是电灯泡,坐在一旁安静地对视。不知是我多心还是其他,我感到林安的眼睛像两团烈火,想要将我燃烧殆尽。

那一餐饭,拉近了我和林安的距离,当然还有维亚和齐洳的。

自那以后,林安常来“浪漫满屋”找我,他说上班的写字楼就在附近。而我对他的到来自是无比欣喜。店里顾客少时,我就给他泡杯咖啡,放首悠长的歌曲。

我们彼此刻意地绝口不提维亚、齐洳。好似这个世界里,他们从来没有在我们的生命里存在过。给他递咖啡时,我从不避忌手指短暂地触碰。更不会拒绝意外绊倒时,他献上的拥抱。“浪漫满屋”愈发的名副其实了。

相形之下,我与齐洳的爱情苍白无光。我想,我们最终不过是生活上互相温存的伴侣,与灵魂无关。

下午,我早早地关上店门,回到家里收拾了东西。我背着包,走得匆忙,脚扭了一下。林安从转角处跑过来扶我。

你怎么不好好在车上等我?

他搀扶着我,脚扭了吧。你是怕被齐洳看到吧,他哪里会现在下班。

想想也是,我冲着林安安心地笑。上了车,他心情显然很好,而我却好似被绳索缠绕,不能放松。

林安用右手搂着我的肩膀,诺琦,这次陪你看货回来后,我就跟维亚摊牌。你也作好准备对齐洳说清楚吧。你打算怎么说?

我不知道。我望着车窗外变换的风景,好似我身边的人一样在不断更替。我就说我有了你的孩子吧。免于纠缠,这样的局面,分离总是不容置疑的。

呵,看不出来你也会说弥天大谎。林安伸手揽我入怀。诺琦,说起来你不信,我第一次经过你的花店,就被你认真包花的神情所吸引。

那是什么时候?为维亚买非洲菊的那一次?

他笑,很久之前,我每天经过花店都会隔着橱窗看你。维亚其实和其他女子一样,喜欢香水百合,而买非洲菊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我恍然大悟,林安也曾暗地里谋算着爱情啊。谋算,谋算,顷刻间,全世界的人似乎都在打着爱情的主意,蓄谋着这一场又一场“阴谋”。

周六傍晚,林安接到一个电话,说周日公司有急事要回去。我虽不乐意,却也还是跟随他开车离开了植物园。他送我到路口转角处,轻啄我的唇,诺琦,回去好好睡一觉,想想怎么对齐洳说我们的事情。

打开门,我怕惊扰了齐洳便没有开灯,脱了鞋光着脚轻轻地走到睡房。齐洳听到声音忽地坐起来,警觉地问,谁?说着将床头灯打开。

昏暗的橘色灯光,铺天盖地地袭来。我清楚地看到维亚头发蓬乱赤裸着身体睡在齐洳的身旁。我那原先的犹豫刹时变得多余,分离瞬间不可逆转。

看到我,齐洳呆愣半天,你不是周日下午回来吗?

我冷冷地笑,望着赤裸的维亚,现在该讨论这个问题吗?

齐洳靠在床头,不解释亦不争辩。我看到维亚胜利的笑,一言不语,转身带门离去。

那一夜,我游荡在清冷的街头。

不知为何,我猝然怀念起齐洳的种种好来,心里有明显的落寞。虽然天亮后,我和齐洳不用谎言或借口,便能顺利分手。

再次遇见齐洳是3个月后,我和林安正在逛家具城,为结婚做准备,他的身边站着有些微微发胖的维亚。看到我们,齐洳点头笑笑。维亚说,买家具?要结婚了?我点头,你们呢?维亚笑笑,一样一样。红尘中从此多了4个顿悟的男女。

原来一切新鲜的激情迭起的生活,总有回归宁静的一天。林安也会骂着粗鄙的话提着裤子上厕所,也会坐在我的身旁看庸俗的连续剧,也会面对我时无话可说……

一日,维亚在我关店前找到我。我看她,眼神交汇,冰释前嫌。女人就是如此,如6月的天空飘浮多变的云。她说,去喝一杯吧。

路上,我们没有说话,长长的影子游动在空荡的街头。到了PUB,我和维亚点了烈酒一杯接一杯地喝。直到酩酊大醉。

她的声音如梦似幻,她说,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齐洳我就想,这个老实的适家男人,要是我的该多好。我那么妒嫉你的安定,我想方设法得到他,我陪他做饭、聊天,褪去时髦的衣饰。其实我和林安一早就摊牌了。我们共同谋算了你和齐洳的爱情。林安带着你提前归来,我和齐洳的同居,可是……她不再说话,半眯着眼看杯中晃荡的酒。

听到维亚这些散漫的讲述,我没有太多的吃惊,这一切在这3个月的时光中,我早已洞悉。

我说,我们总以为对方的才是最好的。假如我和齐洳的关系固若磐石,你们又何来此机会呢。我也谋算了这场爱情。我被林安好看的外表、流转多情的双眼魅惑了。到头来……

我望一眼维亚,将酒杯与她的轻碰,清脆的声响。我与维亚一起大笑,男人都一样,不过如此。还好,不久我们就将拥有现世的安稳。

我们笑得扑在桌上,眼角流出滚烫的泪。

丙烯酸乳液

20吨散装饲料车

智能温室大棚

弱电柜检测